我和Ingress的故事

第一次听说Ingress是在高一,当时NianticLabs还是Google旗下的团队,作为谷歌粉的我第一时间下载了该游戏,无奈当时用的是连移动3G都不支持的垃圾凤五,且十八线小县城方圆十里不见一个Portal(清晰地记着最近的Po是两公里外的高铁站),我和Ingress还未相恋就直接分手了。

真正入坑Ingress,是在2018年的一月,触乐上蓝军的一篇《在〈Ingress〉里打开另一张北京地图》让我重新下载了这个Geek风的游戏。

◎ 大学加入的第一个“社团”

之后的半年,大概是我和Ingress的蜜月期,我在雕塑园里连出一个又一个的完美多重,一到周末就满北京跑,收集好看的任务图标。

◎ 在雕塑园吃了无数狗粮

三月,我和一群第一次见面的小伙伴,自驾去了湖北保定,并在大佬们的帮助下成功将北京染绿,收获了第一枚黑牌。

◎ Enlighten Beijing!!!

四月,提前一周才预定了机票,深夜飞往无锡参加Mission Day,和小伙伴夜游无锡,凌晨的街道,沿途遇到的几乎全是Ingress玩家,我们说着黑话交换卡片。玩得很疲惫,但异常地开心。

◎ 我在哪呢……

一年后,随着热情慢慢褪去(主要还是自己变懒了),我不再沉迷于做多重升级,而变成了咸鱼的任务党玩家。此后的每一次旅行,我都会在Ingress中做上一排任务,在Ingress上留下足迹,它渐渐地从一个游戏,变成了行程记录器。

任务牌黑了后,玩游戏的时间明显减少了,除了每月一度的Ingress First Sunday,很少再抽出大把时间来玩耍了。并不是游戏不香了,而是时间变少人也变懒了。

Ingress带给我的,是坐在屏幕前难以体会到的乐趣,它的社交性,是绝大多数游戏无法具备的,感谢它带我认识了一群有意思的人。之后虽然也尝试了腾讯的捉妖记,但由于其受众较大,玩家素质良莠不齐,很难带给我融入感。

遗憾的是,当Ingress更新到Ingress Prime后,禁止了Root用户使用,因此我已经半年多没有登陆了。也许在换了手机后,我会回来继续这个未完待续的故事吧。